• 推荐网页
  • 导航标识
  • 推荐检索词
  • 推荐文章标签
首页>国别国家>爱沙尼亚

国别国家

通用十国
波兰 俄罗斯 马来西亚 缅甸 沙特阿拉伯 泰国 土耳其 新加坡 印度 越南
亚洲
中国 阿富汗 阿联酋 阿曼 阿塞拜疆 巴基斯坦 巴勒斯坦 巴林 不丹 东帝汶 菲律宾 格鲁吉亚 哈萨克斯坦 韩国 吉尔吉斯斯坦 柬埔寨 卡塔尔 科威特 老挝 黎巴嫩 马尔代夫 马来西亚 蒙古国 孟加拉国 缅甸 尼泊尔 日本 沙特阿拉伯 斯里兰卡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土耳其 土库曼斯坦 文莱 乌兹别克斯坦 新加坡 叙利亚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 伊朗 以色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约旦 越南
欧洲
白俄罗斯(试用) 阿尔巴尼亚 爱尔兰 爱沙尼亚 奥地利 保加利亚 比利时 冰岛 波黑 波兰 丹麦 德国 俄罗斯 法国 芬兰 荷兰 黑山 捷克 克罗地亚 拉脱维亚 立陶宛 列支敦士登 卢森堡 罗马尼亚 马耳他 马其顿 摩尔多瓦 摩纳哥 挪威 葡萄牙 瑞典 瑞士 塞尔维亚 塞浦路斯 斯洛伐克 斯洛文尼亚 乌克兰 西班牙 希腊 匈牙利 意大利 英国
非洲
阿尔及利亚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博茨瓦纳 冈比亚 加纳 津巴布韦 喀麦隆 肯尼亚 马达加斯加 马里 毛里求斯 摩洛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尼日利亚 苏丹 坦桑尼亚 突尼斯 乌干达 赞比亚
美洲大洋洲
阿根廷 澳大利亚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拿马 巴西 秘鲁 波多黎各 玻利维亚 厄瓜多尔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古巴 加拿大 美国 墨西哥 委内瑞拉 乌拉圭 新西兰 智利

爱沙尼亚投资风险报告

一键生成报告

投资建议

爱沙尼亚具有天然的地理优势,它一直将自身视为是与北欧、欧洲和俄罗斯开展商贸往来的桥头堡和枢纽。此外,稳定和友好的商业气候、发达的电子服务、优惠的税收体系和高性价比的劳动力,对中国的投资者来说具有一定的吸引力。能源合作是爱沙尼亚重点关注的领域。爱方认为,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中,能源合作占据非常重要的比重。
(请选择报告内容)
国情提要
+
爱沙尼亚位于东欧与西欧、欧洲大陆与北欧诸国交界的十字路口位置,又濒临波罗的海,东面与俄罗斯接壤,南面与拉脱维亚相邻,北隔芬兰湾与芬兰近在咫尺,西南濒里加湾,地理位置优越。政治上实行三权分立的多党议会民主制。自1991年恢复独立以来,政治局势总体稳定,但党派斗争激烈。爱沙尼亚奉行自由经济政策,大力推行私有化,实行零关税和自由贸易政策,经济总体保持发展势头。 爱沙尼亚的工业基础比较好,机械加工制造业、能源...
自然地理
+
国名 爱沙尼亚共和国(Republicof Estonia),简称爱沙尼亚。在波罗的语中意为“水边居住者”。 国旗 呈横长方形,长与宽之比为11:7。旗面由三个平行相等的横长方形相连组成,自上而下分别为蓝、黑、白三色。蓝色象征国家的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黑色象征财富,象征国家肥沃的土地和丰富的矿产资源;白色象征吉祥、自由、光明和纯洁。现在的这面国旗在1918年就正式使用过。1940年爱沙尼亚成为苏联的加盟共和国,1945年...
社会文化
+
人口 131.5635万(2017年1月)。其中城市人口占63%,全国人口约三分之一居住在首都塔林。人均寿命74.8岁。 民族 主要民族有爱沙尼亚族、俄罗斯族、乌克兰族和白俄罗斯族。其中爱沙尼亚族占69%,其余主要为苏联统治时期迁入的移民,其中俄罗斯族占26%,乌克兰族占2%,其他还有白俄罗斯族、芬兰族等。华人在爱沙尼亚数量较少,尚未形成一定规模的经济和社会影响力。 宗教 爱沙尼亚人宗教信仰不强烈,约有1/3的人口信教。主要信奉基督...
政治外交
+
政局 爱沙尼亚自1991年恢复独立以来,政治局势总体稳定,但党派斗争激烈。2011年3月议会大选后,改革党和祖国联盟-共和国党再次组成右翼联合政府,改革党主席安德鲁斯·安西普(Andrus Ansip)连任总理。2014年3月4日,安西普宣布辞职。3月26日,塔维·罗伊瓦斯(Taavi Roivas)出任改革党和社会民主党联合政府总理。2015年3月1日,爱沙尼亚举行新一届议会选举,改革党胜选,罗伊瓦斯总理连任。4月8日,由改革党、社会民...
经济发展
+
经济概况 自恢复独立以来,爱沙尼亚一直奉行自由经济政策,大力推行私有化,实行自由贸易政策,经济发展迅速,年均经济增速在欧盟成员国内位列前茅。 而随着欧债危机的进一步缓和,欧洲各国经济逐渐转暖。爱沙尼亚的主要贸易伙伴——芬兰、瑞典、德国等国经济复苏,为其经济走出外贸寒冬提供了良好的外部条件。加之其国内良好的市场经济环境、透明的财政税收体系,2016年爱沙尼亚的经济实现较快增长,经济增长率为2.2%,...
外贸投资
+
对外贸易 爱沙尼亚于1992年6月成为《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ATT)》的观察员,1999年11月13日成为WTO成员国。2004年5月1日,爱沙尼亚加入欧盟。2008年欧债危机爆发后,爱外贸受到重挫。2009年外贸总额下降29%,出口下降23.4%。2010年以后大幅回升。随着欧盟经济复苏乏力,2013年爱外贸再度出现下降,出口跌2%。2014年延续上一年走势,继续下跌,跌幅几近上一年。主要原因为主要贸易伙伴国——芬兰、拉脱维亚、立陶宛等国经...
资源禀赋
+
资源概况 爱沙尼亚自然资源匮乏,主要有:森林、油页岩、石灰石、泥煤、海洋产品等。 矿产资源 主要矿产有油页岩(已探明储量约60亿吨)、泥煤(储量约40亿吨)、磷矿(储量约40亿吨),石灰岩等。 油气资源 东北地区油页岩储量丰富,已探明的储藏量约60亿吨,每年开采1500万吨,是爱沙尼亚电力的主要原料。近年来,爱沙尼亚油页岩资源不断减少,开采成本也大大提高,油页岩矿井深度已由40年前的十几米增加到现在的三十多米。 煤炭...
行业结构
+
总体结构 据美国中央情报局网站数据,2016年爱沙尼亚农业占GDP比重为3.5%,工业占28.1%,服务业占68.4%。产业分配相对合理。 农业 农林牧渔业中以畜牧业和种植业为主,畜牧业主要饲养奶牛、肉牛和猪,主要农作物有小麦、黑麦、马铃薯、蔬菜、玉米、亚麻和饲料作物。2016年爱沙尼亚可耕地面积为100.3500万公顷,其中99.43万公顷为农业占用地,9200公顷为家庭花园以及零散耕地。2016年,爱沙尼亚农业产值76.69亿欧元。 畜牧业中,201...
基础设施
+
公路 爱沙尼亚公路总里程为16584公里。其中,沥青混凝土公路4485公里,沥青碎石路3692公里,砂石路5256公里,其他路面3151公里。公路密度为0.36公里/平方公里。爱沙尼亚公路网络的三条主干线为:塔林—纳尔瓦,塔林—塔尔图,塔林—帕尔努。分别与拉脱维亚和俄罗斯相连。据世界经济论坛《2016-2017年全球竞争力报告》公布的排名,爱沙尼亚的公路质量在全球138个参评国家中排名第45位。 爱沙尼亚公路总体质量一般,...
金融机构
+
中央银行 爱沙尼亚中央银行(EESTI PANK):其主要职责是确保爱沙尼亚金融稳定,具体负责工作:通过实施独立的货币政策参与国家经济政策的制定;通过制定相关政策规范金融机构、确保结算系统运作正常,确保金融稳定;确保货币正常流通。加入欧元区后,爱沙尼亚开始执行欧元区的统一货币政策,爱沙尼亚中央银行还担负着参与欧元区货币政策制定、促进国内欧元流通、平衡国际收支、管理国家金融及外汇储备,以及加强与其他中央银行及...
金融环境
+
金融监管 金融市场的监管由爱中央银行与爱金融监管局分工合作,它们主要有三项任务:首先,避免金融市场出现大的波动,以维持国民经济平稳运行。其次,加强风险评估,实施审慎的财政政策,规范政府支出,控制债务数量,减少财政赤字。第三,完善金融业法律法规,建立完备的金融安全网络,进一步避免金融风险的发生。 外汇管理 爱沙尼亚对外汇没有管制,对国际支付无限制,任何货币、无论数量多少都可自由兑换、汇出汇入。但对大数...
产业政策
+
支持产业 爱沙尼亚鼓励发展高新技术、高附加值、现代服务业和服务外包等产业,但没有特殊的优惠政策。对跨国公司在爱沙尼亚设立运营机构也没有特殊要求。 禁止产业 爱沙尼亚尚无特别禁止的产业。 限制产业 根据《外国投资法》,外国投资者如从事与采矿、能源、交通运输、港口和其它水利建设、电信和金融等相关的投资项目,需要向政府申请相应的“投资许可证”。
投资政策
+
投资主管机构 爱沙尼亚奉行自由贸易政策,经济自由度很高,基本不存在贸易和投资管制,几乎所有的领域都对投资者开放。对投资企业创立、经营、破产等按照所涉及事项分别由爱沙尼亚各相关主管部门管辖,如:创立企业时外国投资者可以自由选择合作伙伴,对投资方式、投资期限,利益分配等只要不违反当地法律,政府不加干预,新成立的企业要和爱沙尼亚企业一样到企业注册局登记;有关税收问题由爱沙尼亚税务部门监督管辖;有关投资事...
风险评估
+
经济风险 1、经济发展优势 (1)公共财务管理审慎、低负债率 (2)欧盟成员国 (3)高附加值产业(电子,IT服务)高速发展 (4)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国家的贸易、金融和文化联系密切 (5)受益于油页岩开发实现了能源的准自给 (6)良好的商业环境,数字化的行政管理 (7)灵活的经济政策  2、经济发展劣势 (1)经济体较小,劳动人口减少 (2)劳动力成本的提高快于生产力的提高,导致竞争力及收益率降低 (3)电子业依赖性太...
投资建议
+
投资机遇 爱沙尼亚地处欧洲大陆东北部,东部与南部部分与俄罗斯和拉脱维亚接壤,北面与芬兰和瑞典隔海相望,曾经是古代丝绸之路的途径地,地理位置优越。爱沙尼亚坚持国际机制和国际规范在推进地区和全球治理上发挥基础性作用。自上世纪90年代初恢复独立以来,爱沙尼亚积极参与各种国际机制和国际倡议。除了先后加入欧盟和北约外,爱还是北欧—波罗的海八国、北欧部长理事会、波罗的海国家理事会等多个地区合作框架的核心成员...